糖果很甜

时不时搬运些旧微博

欺诈婚姻(ABO)

甜饼贩卖机仙女套:

【五十九】


 


“好久不见。”魏柒面容温和,语气平淡,仿佛叶容森是他许久未见的好友。


 


叶容森将带来的水果篮放到一旁,“好久不见。”


 


魏柒见叶容森孤身前来,随口问道,“他没和你一起来吗?”


 


叶容森知道魏柒说的是谁,勾勾唇角道,“他说怕你不高兴见他,就在门外等了。”


 


如果说对程曦禾没有半分怨恨,一定是谎言,魏柒并没有那么宽大的胸襟,说到底他也不过是世俗的凡人,做不到独善其身。


 


“也好,不然我真怕克制不住自己这张嘴。”魏柒自嘲地笑了笑,“你今天找我有什么事?”


 


“我听说你和秦宵的事了。”


 


虽说程曦禾并不清楚事情的前因后果,但直觉告诉叶容森,能让魏柒变得如此歇斯揭底,肯定是因为得知了秦宵追求他的真相。


 


魏柒觉得有些新鲜,“你什么时候对我的事情那么有兴趣了?”


 


叶容森不难听出魏柒冷淡的语气里对他那几分刻意的嘲讽,好在面对这样的魏柒他还算是游刃有余,“你要跟秦宵离婚?”


 


“可别告诉我,你今天是来当说客的。”魏柒抿了抿苍白的薄唇,“如果是这样,程曦禾额可比你适合多了。”


 


“你误会了,我不是来当秦宵的说客。”


 


“那你来做什么?”魏柒更加好奇了,“想看看我过得有多惨?”


 


“魏柒,我们都希望你过得好。”


 


“你们?”魏柒低眉浅笑,微垂的睫毛遮挡了眼眸里破碎的光,“别告诉我,其中还包括了程曦禾。”


 


“曦禾是无辜的。”


 


“那你有没有想过,我也是无辜的?”魏柒猛地抬起头,目光里折射出屈辱和愤恨,“你们一个两个都是为了他来伤害我,倒头来却让我心怀大度原谅你们,不觉得很可笑吗?”


 


魏柒的话肯定了叶容森先前的猜测,他动了动唇,问道,“你是不是知道了秦宵追求你的初衷?”


 


“你……”


 


魏柒几乎吃惊得说不出话来,他怎么也不敢相信,叶容森从始至终都深知秦宵的目的,却能如此坦然地置身事外,眼见他往火坑跳。


 


“一直都知道?”


 


叶容森在魏柒一脸错愕的表情下缓缓点头,当初置身事外也抱着自私侥幸的心理,以为只要魏柒能够爱上秦宵,也算是喜事一件。


 


只是爱情这种事,容不得半分算计。


 


“你眼睁睁地看着我跳下去……”


 


魏柒深吸一口气,剧痛蔓延四肢百骸。直至今日,魏柒才真正知晓,一个人薄情起来竟能如此冷血,原以为叶容森对他即便没有爱情,他们携手走过的四年多少能在那人心里留下点足迹,想不到他还是太天真了。


 


“我到底做错了什么……”


 


叶容森习以为常地被人打上冷淡薄情的标签,他并不觉得缺乏感情对人生有多大影响,直到多年后魏柒归来,对他横加指责时,他才稍稍有些明白,所谓的冷淡薄情一旦过界便会成为冷血无情。


 


“就因为我比程曦禾坚强,所以你们每个人都可以不用心怀愧疚地来伤害我吗?”


 


魏柒突然觉得,选择回国根本就是一个错误的决定。如果他不曾自欺欺人地以为叶容森爱过他,也不用经受接下来秦宵谋划已久的欺骗,更不用在时隔多年后再次见到沈眉。


 


这一切,都是他咎由自取。


 


“对不起。”


 


纵使叶容森伶牙俐齿,到了这一刻,他多少也有些后悔当初自私的决定。


 


“对不起……?叶容森,你对不起我什么呢?是对不起我们在一起四年你没爱过我?是对不起你明知秦宵骗我却不说?还是对不起因为想要保护程曦禾不惜来伤害我?”


 


病房里压抑的气氛几乎让人透不过气来。


 


“你走吧,你也好,程曦禾也罢,从今往后我都不想再见。”


 


人们总说,努力就会有收获,付出就会有回报,这曾经是支撑着魏柒一往无前的动力。直到多年以后,当鲜血淋漓的事实一次又一次摆在魏柒面前,他才明白,生活本身就是一场彻头彻尾的谎言。


 


叶容森和程曦禾走后没多久,魏柒便把这些天守在门外的秦宵叫了进来。当秦宵忍着欢呼雀跃的心情走进病房,魏柒接下来的话,仿佛一盆冰冷的水从头浇下,热情也迅速冷却下去。


 


“等我出院以后,我们就去办离婚手续吧。”


 


平静如水的面容下看不到半分对这场婚姻的留恋,眼神里也并无怒气,却透着浓浓的疲倦,安静地只剩下一片死寂。


 


“如果你不肯签字,也没关系。”


 


“你将我囚禁并逼迫我和你发生关系的那几天,都属于婚内强奸,我可以告你,法院一样会宣判离婚,只是到时候你的面子会挂不住。”


 


“秦宵,放手吧。”


 


“从你欺骗我的那一刻开始,就注定了我们之间不可能有感人肺腑的结局。”


 


眼前的男人已经好几天都不曾梳妆打理,蓬头垢面、布满胡渣的模样看起来狼狈不堪,他踉跄着走到魏柒身边,将对方骨瘦如柴的身躯死死搂进怀里,压抑多日的痛苦终于在这一刻彻底土崩瓦解。


 


滚烫的泪水浸湿了魏柒的脖颈,他任由秦宵紧楼,目光一动不动地直视着前方,麻木不仁的心感受不到男人的悲痛。


 


“柒柒,我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


 


如果从来不曾得到,也不会知道失去时,会是如此痛彻心扉。


 


“我知道的,你是爱我的,不可能就这么轻易放弃我。”


 


心如刀割的痛苦让秦宵一再怀疑自己是不是还活着,他将自己弄得狼狈不堪,只求魏柒能够给他一点施舍,可那人决绝冰冷的样子将他打入了无尽的深渊。


 


那些曾经缠绵动人的甜言蜜语,如今都变成了灼人心肺的穿肠毒药。


 


“秦宵,我从没爱过你。”


 


魏柒无视秦宵沙哑的嗓音里隐忍的巨大痛苦,绝情的话说得不留余地。


 


“从始至终,我爱的人就只有叶容森,所以我们扯平了。”


 


互不相欠是最好的告别礼物。


 


其实这样的结局,魏柒早该想到的,秦宵这样的人怎么会懂人心可贵。他将自己绝无仅有的那点信任小心翼翼交到对方手中,秦宵却毫不犹豫地将它摔得支离破碎。


 


信任是通往彼此内心深处唯一的桥梁,现在这座桥梁坍塌了,他们又怎么可能回到过去。


 


现在,结局和过程都有了,这场婚姻也该落下帷幕了。


 


“你骗我的,你不可能还爱着叶容森!”


 


秦宵知道,魏柒是骗他的,这个人不过是想他能够从这场婚姻里毫无愧疚地全身而退,所以才编织这样令人啼笑皆非的谎言。



欺诈婚姻(ABO)

甜饼贩卖机仙女套:

【五十六】




“秦先生?”




闻宣没想到秦宵会打他电话,两人的交情不算深,说过的话不超过十句,还都是和魏柒有关的。




“闻律师,我有件事想麻烦你。”




秦宵的声音听起来有些低沉,似乎心情并不愉快,闻宣犹豫了一下,接话道,“您请说。”




“魏柒往后几天都不会去公司,麻烦你帮他请个假。如果有什么重要的事需要联络他,你直接找我,我可以转达。”




闻宣微微一怔,脱口而出地问道,“魏律师出了什么麻烦吗?”




“没有,只是他昨晚发烧了,我想让他在家多休息几天。”




职业的灵敏性暗示闻宣这件事不简单,昨天离开公司前还好端端的魏柒,怎么可能说发烧就发烧,而且魏柒生病不是第一次,以往也没有出现过秦宵亲自联系他请假的情况。




“好,没问题。”明知秦宵说谎,闻宣也没有直截了当地戳穿。




等到梁莘开车来接他上班时,闻宣忍不住问道,“你最近和秦宵有联系吗?”




“前几天一起喝过酒,怎么突然问这个?”




前些天,秦宵为了感谢梁莘替他调查沈眉,两人一起去酒吧喝酒,顺便叙叙旧,在那之后也没过多的联系。




“刚才他打电话给我,让我给魏律师请假,说接下来几天魏律师都不会来上班。”




“为什么?”




“听说魏律师昨晚发烧了,他想让魏律师在家调养几天。”




“那不就好了,这也很正常。”梁莘觉得闻宣想太多了,“魏柒生病了,秦宵想让他多休息几天也在情理之中,这有什么好担心的。”




“我觉得秦宵不对劲。”




“你是不是职业病又犯了?”梁莘轻笑着说道,“秦宵可不是你的客户,你那点疑心病别用在他身上。”




“可他还说往后有什么重要的事情需要转达魏律师,就直接打他电话。”闻宣不死心地解释道,“你不觉得很奇怪吗?为什么要由他转达给魏律师?听他的意思,魏律师以后都不会来公司了。”




“闻宣,你觉得以魏柒的性格会任由秦宵宰割吗?”梁莘虽然对魏柒只有几面之缘,但光铺天盖地的新闻也听了不少,那么精明厉害的人还能被秦宵怎么样吗?而且依他对秦宵的了解,他很在乎魏柒,绝不会舍得伤害对方,闻宣的担心听起来根本就多余。




“可是——”




“好了,别多想了。”梁莘伸手摸摸闻宣的头,“赶紧准备一下,开过这个红绿灯就到你们公司了。”




魏柒一醒来便发现上半身被换了一件单薄宽松的衬衫,赤裸的下体空无一物,手腕上还多了一副真皮手铐。




秦宵像个没事人一样端着早餐走进房间,“你醒了?”




“秦宵,你这是什么意思?”魏柒举起被束缚的双手,双目圆睁,怒意蔓延在精致如画的面容上。




“我刚做的早饭,先吃点东西。”秦宵将魏柒眼底的怒意无视个彻底,端起热腾腾地送到对方面前,“免得一会儿又该胃疼了。”




魏柒二话不说将滚烫的热粥打翻在地,一部分热粥溅在秦宵的衬衫上,烫得皮肤微微发疼。秦宵没有动怒,他静静地看了魏柒一会儿,然后弯腰捡起地上的碗,“我再给你盛一碗。”




“秦宵,你到底想干什么?”魏柒咬牙切齿地怒吼道,“你以为你这样能锁住我吗?你不觉得自己太可怜了吗?!”




“我不会让你离开的。”秦宵的目光平静如水,没有半分涟漪,“我已经换了家里所有的钥匙,从今天起你不能离开这个房间半步。”




魏柒彻底被秦宵的话所激怒,他狼狈地挥舞着被束缚的双手朝秦宵砸去,但秦宵轻而易举就躲过了他的攻击,并且一把抓住他胡乱挥舞的双手道,“你逃不掉的。”




魏柒歇斯揭底地咆哮着,“秦宵,就算是死,我也绝不会和你在一起!”




那双清澈透明的眼睛里迸发着前所未有的恨意,这种如烈火灼烧的恨意刺痛了秦宵的心,他可以轻松自如地应对商场上的尔虞我诈,却无法冷静沉着地接受来自魏柒的愤恨和指责。




“我不会让你死。”




曾经最无法抵御的深情款款的表情,事到如今却成了魏柒最厌恶至极的存在。




“我那么爱你,怎么舍得伤害你。”




“你放屁!”魏柒拼命挣扎着想从秦宵的钳制中逃离,“你爱我?你爱的是程曦禾!秦宵,你谎话说的太多,都把自己给骗了!”




“我没有!你为什么就是不相信?我已经不爱曦禾了!”




“我凭什么要相信一个骗子说的话?”魏柒现在恨不得用全世界最恶毒的言语将秦宵伤得体无完肤,“你这种人也配说爱?简直让我恶心!”




心像是被生生撕裂一般,从来没这么痛过,痛得几乎快要透不过气。秦宵总是居高临下地看着身边为爱所困的人,没想到有朝一日自己的真心也会被这样肆意践踏。魏柒将他当作一个彻头彻尾的骗子,他所有真心付出的感情一并被当作一文不值的垃圾丢弃。




“我恶心?”




魏柒这样的一句话打破了秦宵所有的平静,俊美的容颜失去了一贯神采奕奕的光彩,只剩下如纸的苍白。




“难道你没有心的吗?”




秦宵紧抓魏柒双臂的手微微发抖,他有千言万语想要诉说给对方,却在看到那如刀锋般锐利的目光时戛然而止。




这一刻,秦宵突然明白,有些事情在魏柒心底永远是跨不去的鸿沟。




叶容森的无情,沈眉的抛弃,还有他的谎言。




秦宵长长地出了一口气,双眸微垂,尽量忽视胸口钻心的疼,动了动苍白的薄唇,“我先出去,你好好休息,等你平静下来了,我们再谈。”




紧随转身而去的秦宵,魏柒也想趁此机会离开房间,不料男人眼疾手快反锁房间的门,不顾门后传来撕心裂肺地咒骂,“秦宵!你混蛋!你放我出去!放我出去!”




秦宵回到客厅,隐忍着濒临爆发的愤怒拨通了秦母的电话,不等对方开口,先发制人道,“你就这么希望毁了我的婚姻?”




“秦宵,这就是你对我说话的态度?”秦母不悦地说道,“我是你母亲。”




“如果你还对我存半点怜爱之心,不会亲手毁了我的幸福。”




“我这是为你好,魏柒才会毁了你!”




“不要再拿着为我好的旗帜招摇撞骗,我已经不是当年那个任你摆布的孩子了。”秦宵冷冷笑道,“我在你和父亲的眼里不过是维持家族门面的工具。”




“秦宵,你就是这么想我的?”秦母没想到自己一心一意为秦宵的将来考虑,倒头来却被秦宵认为是利用。




“你毁了我这辈子唯一能拥有的东西……”秦宵觉得整颗心像是被浸泡在硫酸之中,“我那么爱魏柒,你这么做跟要了我的命有什么区别?”




滴———




电话被切断,秦母怔怔地看着手机出神,耳边回荡着秦宵最后那句话。




‘我那么爱魏柒,你这么做跟要了我的命有什么区别?’




你是我的儿子,我那么爱你,怎么可能会想要你的命?




这个世界上,口口声声说最爱你的人,最后却伤你最深。



欺诈婚姻(ABO)

甜饼贩卖机仙女套:

【四十四】




“这里的钱足够让你后半辈子衣食无忧。”秦宵见时间差不多了,也不想与沈眉多费唇舌,将事先准备好的支票放在桌上。




沈眉讥讽道,“你想收买我?”




“收买你?你未免太看得起你自己了。”秦宵薄唇微抿,唇角还泛着清晰可见的讥笑,“这笔钱不过是感激你生了魏柒,至于你往后想做什么,我没办法阻止你。”




“不过我奉劝你最好不要轻举妄动,毕竟你刚从监狱出来,闹出点什么事,再被送回去,那种与世隔绝的日子你应该已经过够了吧?”




“你威胁我?”




“这只是善意的劝告。”秦宵轻描淡写地说道,“但如果你往后还敢找魏柒的麻烦,我保证会让你后悔莫及。”




沈眉的话无疑让秦宵大开眼界,若不是亲眼所见,他恐怕做梦都不会相信这世界上还有像她这样的母亲。那双与魏柒如出一辙的双眸里,看不到对魏柒的半分疼惜,除了满腔的怨恨,就只剩下无情的冷漠。秦宵只要一想到,魏柒曾经的童年那么晦暗苦涩,心就像是被浸泡在硫酸中,疼得难以呼吸。




魏柒所有的故作坚强都不是空穴来风,是因为生活逼迫他不得不将自己包裹成铜墙铁壁,只有那样才不会受到外界恶意的攻击。




当初有多么随心所欲的欺骗,现在就有多么痛彻心扉的后悔。




如果可以,秦宵希望他和魏柒有一个更美好的开始,而不是基于一场精心策划的欺骗。不过,好在一切都还来得及,他会用自己余下来的时光弥补曾经所犯下的错。




当秦宵回到家,看到魏柒一言不发地坐在沙发上,手里紧紧攥着快递,面容苍白宁静,心不自觉地揪起来,但还是佯作语气轻松地问道,“今天怎么那么早下班?”




“你都知道了。”魏柒的语气极为笃定,现在想起那晚秦宵问他有没有小时候的照片,恐怕也是为了调查他。




秦宵神色不变,扯开话题道,“今晚想吃什么?”




魏柒猛地从沙发上站起来,双目直勾勾地盯着秦宵,“秦宵!”




“嗯?”秦宵将脱下的外套整齐地挂在客厅的衣架上,稍稍卷起衬衫的袖口,完全无视了魏柒的愤怒,“我昨天买了意大利面,不如做意大利肉酱面?”




“我们离婚吧。”




这句话终于让秦宵面孔上的浅笑瞬间褪去,他转过头看着魏柒,周身散发着冰冷的气息,薄唇微动,“你说什么?”




“我说,我们离婚。”魏柒毫不畏惧地直视此刻面容阴冷的秦宵,“你应该调查我了吧?知道我是什么样的人了?”




“所以呢。”秦宵居高临下地看着魏柒,“就因为这样,你想跟我离婚?”




魏柒从未见过这样的秦宵,唇角微微上扬,仿佛是在微笑,但眼底的笑意却荡然无存。阴鸷骇人的目光里透着陌生森冷的寒意,魏柒不自觉地往后退了几步,却被秦宵突然扼住手腕,极力挣扎也无法逃脱。




“你以为我会放你走?”




秦宵的手轻轻抚摸魏柒温热的面孔。




“休想。”




生硬的二字从咬牙切齿的薄唇间蹦了出来。




“想要我放手,除非我死。”




曾经以为并不经意的东西,在蓦然回首时,已经变得刻骨铭心。




“我杀过人。”




魏柒永远无法忘记当热血从那个男人的腹部涌出,母亲在声嘶力竭的吼叫声中被警察带走,最后那个归于寂静的屋子里只能听到他一个人的呼吸。




“我不是孤儿,我的母亲叫沈眉。”




当一个谎言被揭穿的时候,就必须用无数个谎言去弥补。魏柒不想活在那样永无止境的谎言里,这些年他受尽噩梦的折磨,他想要的不过是片刻的宁静。




“当年警察问我,那个人是不是我母亲杀的时候,我说谎了。”




因为生活所迫,魏柒小小年纪就学会了察言观色,当母亲被警察带走时他竟然觉得意外轻松,甚至想象着日后没有母亲的日子会是多么美好。




他不再需要卑躬屈膝地讨好母亲,不用再被迫看到母亲与别的男人在客厅肆无忌惮地交换,更不用惴惴不安地担心有一天会被母亲卖给陌生的男人。




那是他一生中唯一撒过的谎。




那个谎言也为他日后的生活造成了无尽的痛苦。




“那有什么关系?”秦宵的眼神里没有一丝躲闪,“就因为这样你要跟我离婚?”




“秦宵,你到底明不明白?我杀过人!还诬陷了自己的母亲!”这个秘密压在魏柒的心底实在太久了,压得他几乎快喘不过气来。




“我不管你曾经做过什么,只要我活着一天,就绝不会让你离开我。”




在孤儿院的时候,院长告诉过魏柒,‘总有一天,你会遇见一个人,无论你犯多么离谱的错误,他都能不问缘由牵着你的手义无反顾地走下去。’




魏柒以为叶容森是他的命中注定,却不曾想秦宵才是他的在劫难逃。




“那我一定要走呢?”




魏柒看着秦宵,眼底却透着从未有过的温柔。




“那你就先杀了我。”




如果住在心里的那个人不在了,那要这颗心还有什么用呢?




魏柒看着秦宵,滚烫的泪水从酸涩的眼眶里奔涌而出,积压在内心深处数十年的委屈这一刻轰然崩塌。一直以来,他所认为无法被饶恕的错误在秦宵眼里却轻若鸿毛,这个人可以不问对错缘由,紧紧抓着他的手,义无反顾地走下去。




“我不是故意杀他的……”




这么多年来魏柒独自承受着良心的谴责,在遇见秦宵前,他甚至没有睡过一个安稳觉。每次半夜总会被接连不断的噩梦惊醒,然后再也无法入睡。




“我也没想害妈妈,可是那样的日子我实在受不了了……我把房门关得死死的,但还是害怕哪一天,某个陌生男人会冲进来……”




魏柒双臂紧紧搂着自己发颤的身体,苍白的薄唇间吐露着曾经绝不敢坦言的心事。




“从我生下来的时候她就恨我……她想要我这辈子和她承受一样的痛苦……”




沈眉对父亲的怨恨让魏柒承受了那个年纪所不该承受的痛苦,明明是她十月怀胎生下来的亲生骨肉,她却从未给过魏柒一个温暖的拥抱,又或是温柔的微笑。




魏柒只是沈眉报复人生的工具,她要这个世界上有一个人和她承受一样的痛苦,不被真心所爱的人接受,就算得到了也会被抛弃。




“你没错。”秦宵轻轻将魏柒拥入怀中,湿润的吻落在温热的面颊上,“你只是为了保护自己而已。”




如果能够早一点了解魏柒,秦宵绝不会以那样的初衷接近他。这个人对叶容森的纠缠不休,不过是想证明他曾经也被真心爱过,只是事与愿违,叶容森的薄情寡义伤透了他的心,让他再也不敢相信这个世界上会有人真心爱他。




看似坚强的外表下包裹着一颗千疮百孔的心。





真小言 阳光正好

二两肉:

有生之年的愿望
实现了(•ॢ◡-ॢ)-♡

真 有毒

晟祈_憬彼淮夷:

这条转发抽一位zfb150块,后天我看转发数随机数字生成抽。

不好意思,有的事儿憋的久了,我觉得还是来说一说吧。

毒瘤dj们,操你妈,听见没,操你妈。我圈怎么了?zjk是你喜欢的人,我也有我喜欢的人,听好了就是操你妈,你们这帮毒瘤。我看了三天比赛就忍了dj三天,这时候再忍我自己心里都过不去。

想想前几天在环球视频下面说自己遵守赛场规则的蝶姐,好,我就问问,这两天不允许别家call一声,凡是call山东队只call  zjk,上了别的队员就call山东队,是不是你们dj?只看台call了一句我喜欢的运动员,立刻被人盘问谁喊的,是不是你们dj?凡是张继科出场,集体起立干扰赛场秩序,是不是你们dj?怼完保安怼完别家粉丝,连同队方博粉丝都只能夹缝生存,说小队员这种人也有粉,粉丝真丑,现在什么人都有粉,是不是你们dj?山东打别的队,只要zjk不发球就瞎几把call,是不是你们dj?我圈一个写字养猫博主,就因为说了一句马龙赢了zjk输了,写了马龙两个字,被私信骂到不得不删博,是不是你们dj?

真以为人多就没人敢说你们是吧,你们也有脸说解放军不会call,人家至少比你们这帮毒瘤要脸。说瞎话前摸摸良心,哦不好意思我忘了,你们没有。操你们妈,谢谢。

要哭了 我靠 都是什么人

Yiko:

去年的时候 正如lo主所说 不知道他是通过何种努力才争取到原本二楼不售票的区域去给那些真心想看他比赛的人


然而最后换来的呢?一些原本有票的人也去凑热闹 他只好尴尬的自嘲“原来你们的票都比我的好”


这世界上 并不是所有人都配得上被温柔以待的。






睡不着了,想给他写信,想把那些我心里藏着掖着的所有欢喜都告诉他。




半城烟霞:



冒昧 @Yiko 看了你刚才发的博,想起了一些事,这件事本来我不打算跟任何一个所谓的“圈内人”提起,因为我无意“挂”任何人的粉丝(我都不想用球迷这个词),更不想引战,就当讲故事,虽然看过之后,你可能会更生气,或者更心疼。




时间是去年的中秋节,里约奥运之后的成都公开赛,火爆程度想必你还记得。我在成都有关系很好的基友,于是决定去看比赛,顺便跟她一起过中秋。门票根本抢不到于是我买了黄牛,拿到之后意外的发现位置居然还不错。他们到成都的时候我还在上班,也知道他在直播中提到了给粉丝门票,放在酒店前台的事情,但我根本没想这会跟我有关系。




我买的是第二天下午的票,基友完全是吃瓜群众,我俩到达体育馆的时候看赛程才发现博儿上午已经被小雨淘汰了,听到我和基友说话旁边有两个姑娘跟我搭话,问我能不能跟她们换票。其中一个跟我说,她们的票是方博给的,位置太差了在二楼,根本什么都看不到,并且一脸嫌弃的样子。我真的没想到方博的票会给到不是他的球迷的人手上,同意跟她们换,她俩拿到我的票脸上的惊喜都无法掩饰,转身之后还回头对我指指点点好像在说我仿佛是个傻子。她们是谁的粉丝我当然看的出来,但我想这应该跟那位运动员没关系吧。




后来基友陪我坐了二楼,原本二楼应该是不售票的,所以我也不知道博儿到底是经过了怎样的努力才让主办方打印了十几张二楼最好的位置的票给他,我们零星的十几个人,有像我这样来看球的,有基友这样的吃瓜群众,还有几位大叔大妈,我们十几个人坐在空荡荡黑漆漆的二楼看台,看着下面一浪高过一浪的呼喊,有种上帝视角的感觉。




后来基友也开始看乒乓球,11月就来深圳跟我一起看乒超陪我给博儿送礼物。博儿面对陌生人真的有一种怯生生的感觉,一米七多大个其实比我高不少,但是他看着我的时候我真的感受到了他是害怕我的,被他用那样有些不信任的眼神看着其实我也挺难受的,但我还是鼓起勇气把礼物袋递给了他,跟他说是围巾,他说不用他不怎么带围巾,我说里面还有给他的信,他才接过了礼物袋子,我想他是真的很想看球迷写给他的信的吧。送完礼物我转身准备走他问我,你不签名啊。我说没带纸笔不签了,跟他挥手道别就拉着基友走了。大概走了两三步吧,听到他说,谢谢啊,声音不大,但是我听到了,瞬间眼泪就流下来了,我怕他看到不敢回头,基友回头跟他说方博加油,后来基友跟我说方博冲她点了点头。




本来只想讲成都那段的,话痨没收住又把后面的也讲了,浪费你的时间啦,看我废话了这么多,鞠躬。


《乒乓》采访方博摘录

帅然然🌱:



“手伤再痛苦,还能比退役更痛苦吗?”




“刚改这个球,练得我都想死了。”




“比赛的过程是痛苦的,但都是宝贵的经历。”




“对我来说,其实最重要的是参赛。”




“世界冠军可以不拿,但是人是一定要做好的。”




“非要往死里痛苦我才能打球?”




“就算我赢不了,也没想退役,我觉得打球的过程就很有意思。”




“我现在对开心的理解是,所有的东西我尽力了,训练、比赛,我尽全力去做了,反过来,我成功、失败,我没有说失败,我就想死,就算失败了,这个过程起码我做了。”




“其实每个阶段我都有痛苦的时候,只是以前没人知道。其实我现在还真的挺开心,没有太多痛苦。我现在想的是,我能训练,我尽全力训练,我能比赛,我尽全力比赛…我后来想想有些事其实是有点扭曲了,为什么非要往死里痛苦我才能打球?”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梦想和目标,乒乓球是我目前的全部。我在为自己的梦想一直努力坚持,希望不给自己留下遗憾。感谢菠萝们一路的支持,陪伴和鼓励!有你们的加油声,真好!谢谢你们!”




看到博哥手写给菠萝的话我哭了,我喜欢了一个最值得我去喜欢的人。


方博是世界上最好的人。


一定是。

黄桃儿罐头:

肖门的日常应该就是吃饭睡觉打球揉方博吧……😂😂😂
小圆脸太好揉了,左揉揉,右揉揉
邱哥绝对是深得肖爸真传……

肖爸一脸——我太满足了
小博儿一脸——我已经习惯了
国正爸爸一脸——新技能get了……
😂😂😂

怎么办?我也好想揉,好想揉,好想揉……
😏😏😏
小博儿怎么能这么可爱!!!!!

视频源:壹那个玖微博
侵删

关于我为什么喜欢方博的一些碎碎念

混世魔王卤蛋乔:

博儿那么好


我只是想站在最高处让你看着我:



好喜欢他啊😊




脑洞者们:








emmmm……标题算是很长了👌🏻


关于我为什么喜欢方博呢,以前也有提过吧,就是没什么理由。很纯粹的,不为了一个人的成绩而喜欢上一个人。


我曾经说,他或许没有三剑客那么耀眼。现在我想说,他是如此的明亮,在我的眼里心里都闪闪发光。


他真是一个很好的人,除了这个词,我无法再找到其他华丽的辞藻去形容他。


他很好啊,粉丝说门票难抢,他说你们买不到票,我可以买了送给你们啊。


他很好啊,即使面对镜头还是如此的僵硬,却依旧满足粉丝合照的心愿。


他很好啊,曾经和周雨弟弟两个人给粉丝签名,签到车都要走了才急急忙忙追上。


他很好啊,他接了旺旺的直播,因为旺旺在联赛时给粉丝提供了很多东西。


他很好啊,他会劝粉丝早点休息,会劝粉丝好好上班上学,不要因为他而耽误这些。


他很好啊,他希望粉丝不要再送他礼物,因为他不想粉丝浪费钱为他买东西,却在直播时说:红包不够待会儿我自己再给你们发一点。


他很好啊,虽然有时训练也会偷点小懒,却还是会给肖爸发信息说再抓抓我。


他很好啊,那时候他手伤无法训练,却劝竹马多去练练球,别老在自己房间玩游戏。


他是多好的一个人呢,好到什么程度呢。


他好到不是他的粉给他塞礼物要他转交,他也会收下。连菠萝给他送礼物,他都会小心翼翼的问:这是给我的吗?


他好到把双打失利的过错,全部揽在自己身上。他说妹子很棒,发挥特别好,希望大家不要去怪她,是自己发挥不好。


他就是这样一个人啊,本性就是如此,善良,耿直。在输球之后也会闷闷不乐的抠着手中矿泉水瓶的塑料纸,在粉丝说他是小可爱时也会腼腆并且倔强的说自己不想当小可爱要帅一点。


他也会有点小野心,想要去参加世乒赛的单打项目,也曾嚣张的说:老子拿的就是单打。


纵然有些东西没有如愿,纵然我们叫他抢七小王子,不玩心跳不方博。他依旧一步一个脚印,抓住自己能抓住的所有机会,去拼搏去努力去创造。


他也曾获得荣誉,却以一场闹剧,一次直播,以“网红”的身份走入人们的眼帘。我不喜欢这样叫他,正如他所说的,他是一个运动员,希望所有人都能专注他在赛场上的样子。


而他也做到了,所有的人都开始专注于运动员方博。


你看啊,有那么多人都那么喜欢你。你本身就是宝石,又怎怕磨砺与无人识呢。


想要你平安喜乐,百岁无忧。也想要你势不可挡,心愿得偿。


一个关于亲妈吹博的故事……我真的是没有始于颜值,但是却忠于人品了😂他是个太好太好的人,我希望他能更好,能抓住更多机遇让自己大放异彩,然后也希望伤病不要困扰他。虽然,现在我的情敌已经很多了👌🏻👌🏻





















脊令在原:

增加锦州晚报连线博爸采访的报道截图,谢谢 @灰崽儿  姑娘指路,感激不尽。就像短道名将周洋说的:“ 其实奋斗的路上,每个人都是孤单的,也许一上场,队友就成了对手, 可是最崎岖的这段旅程,陪伴左右的人可能这辈子都不会忘记。”

苏州世乒赛赛后采访:

http://v.qq.com/iframe/player.html?vid=q0153prqoi0

另外一个版本想必大家都看过了:

http://v.youku.com/v_show/id_XOTQ2MzQ1MTc2.html


输球仍能微微含笑、坦然分析失误的蟒,和赢球泫然欲泣,认真述说原因的博,在对待胖球和比赛的态度上,我觉得他们当得起知己二字。